🌟叶

是个怪东西?💫⭐️🌟✨
高中生平时没有时间更(果咩

怪物收容所·æ°ä½£ç¯‡

  奈布·è¨è´è¾¾ï¼Œç»„织对他的了解也不多。目前只知道一些表面的情况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位雇佣兵先生要留在收容所,但是他出色的办事能力,以及强大的个人实力,确实是组织留下他的主要原因。

  但是他有个缺点,不喜欢别人动他的猎物。

  “这次的任务有些棘手啊…”威廉看着文件夹,烦躁地抓了抓蓬乱的头发。

  奈布接过文件夹,看了一眼就丢到了一边。他对事情发生过程不在意,只要知道怪物基本信息就好了。

  一边的艾米丽已经开始了分析,“会隐身,隐身时周围会出现雾,靠近的人基本都会被割成两半...感觉,很凶残呢。”

  “就是啊,这种怪物可以是S级了吧?为什么会关在第二收容所?还被放出来了!我觉得这不太可能是巧合了吧?”威廉抛出一堆问题,不过并没有人回答,小队的成员都各怀心事。

  临出发前,奈布和威廉去找了先知—伊莱·å…‹æ‹‰å…‹ã€‚威廉其实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找先知,因为奈布一直是不信神的,只有在骂人时才会提到一下。

  也许是因为这次任务太困难了?威廉站在占卜室门口思索着,明明是他叫自己跟着来的,结果却让自己站在门口等着,真是气人啊!

  威廉站在门口努力地把耳朵贴在门上想窃听到两人的对话,但他刚听到一点声音门就被拍开了。威廉捂着磕红的鼻子,想叫住头也不回的佣兵,伊莱突然从门内跑出来给了威廉二次伤害。

  “我说了!我没有开玩笑!你梦见的...”

  “够了!不需要神来预测我的命运。”

  威廉从来没有见过情绪这么激动的伊莱,在他的印象中,似乎伊莱总是微笑着告诉他们“神”看到的未来。

  “威廉!准备出发!”奈布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,他应了一声赶紧跟了上去,回头向伊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  “...小心一点”伊莱像泄气了一般,垂头返回房间。“知道了,你也是。”

  威廉总是觉得,其实这个领队心很软,他杀人时雷厉风行,其实平时任务的时候都是自己打头,有危险时也总是他垫后。

  这就是雇佣兵的友情吗?

  他们乘坐武装车来到第二收容所,收容所从外部看似乎还是好好的,但门口的守卫早就不见了踪影,每当危机降临时,收容所逃跑的人就会直线上升,不过这些人的命运多半是被找到然后杀了。武装人员偶尔也会干一些这种事。

  下车后,奈布带着小队人员向门口走去,因为不清楚里面的状况,艾米丽就提前将无人机放进去探查了。可是无人机无法扫描到怪物的具体位置,怪物没有体温因为隐身也看不到具体方位,但是无人机扫描到了很多人,他们向空地不断放枪,这基本就确定了怪物的方位。

  当他们走进收容所后,不禁被这场景所震惊到了,虽然杀过的人不少,不过他们确实没见过无数残缺不全的尸体堆,更像是在屠宰场能看到的画面。

  那怪物明明可以逃出收容所,但他没有,反而像是在体验杀戮的乐趣。这就是最好笑的,怪物放入收容所后,人类无法解决他们,又无法利用他们,尤其是s级怪物,一旦出狱,第一件事不是跑,而是做他们喜欢的事情,仿佛被关押只不过是他们自愿的。

  威廉经历过几次收容失败,虽然怪物最后还是被抓回去了,但总感觉是怪物玩累了,想休息了,才人们带他回到收容所。

  不过这个时候不能想太多了,怪物似乎就在眼前了。

  就在他们看清前面的武装人员,准备前去支援时,怪事发生了。本来满是硝烟的战场,出现了一阵雾,似乎只要踏进去就会被雾中的怪物吞噬。

  但他们没有犹豫,退缩和前进都只有死路一条。大雾中武装人员如同没头苍蝇般乱扫射着,有不少人因为他人的暗枪而丧失生命,奈布冲进雾区后大吼道“别**的乱开枪!都冷静下来!”

  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仿佛刚从噩梦中惊醒一般,有些人甚至连身子都在颤抖。

  “那个逃出来的怪物会从雾里突然出来袭击我们!”似乎是对面领头的人。奈布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,他感觉周围的雾气似乎在移动。

  他抽出腰间的匕首,朝身边砍去,空了。但下一秒,他又朝左边挡去,金属碰撞的声音让所有人的耳膜都为之一振。奈布在雾中看清了那个怪物的样貌。

  和梦中一样。白色的骷髅。

  他似乎在为终于有一个人接下他的攻击而兴奋着,惨白的骷髅脸上露出漆黑的但是笑着的嘴。

  奈布狠狠向怪物腰部踢去,怪物侧身一躲,又一次隐藏进雾中。“你只会躲吗!”见怪物又一次躲进雾中,奈布不耐烦地问道。

  怪物突然从后方现身,朝着一个武装人员劈去。威廉冲了过来,向怪物撞去。奈布也赶紧跑了过来,趁着怪物被撞倒的一瞬间,拿着匕首朝他刺去。

  雾区慢慢消失了,奈布惊讶地发现地上躺着的怪物居然变成了一个普通人的模样。怎么都是他?怎么会这样,奈布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张出现在自己梦中的脸,他就是那个怪物,要杀了自己的怪物。

  就趁现在...杀了他吧,这样...奈布缓缓抬起匕首,“不要违反游戏规则哦~小先生。”地上那人睁开了眼睛,血红的瞳孔让奈布有种噩梦成真的感觉。

  “cao!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奈布猛地站起身,把匕首收回腰间,恶狠狠地瞪了怪物一眼,转身离开。

  “我会永远让你记住我的名字的,奈布·è¨è´è¾¾ã€‚”地上的怪物恶劣地笑着。

  杰克,我真的以为,这只是梦里面的名字。

  

 

  鸽了好久꒦ິ^꒦ິ

  我真的好爱杰佣双A设定

  下一篇写谁呢~黄占还是裘前?

  其实两个cp的故事可以一起诶..黄占的故事真的很少

  半夜两点码的字,有错字见谅,感觉这篇还是好少,好水(´â€¢Ì¥Ì¥Ì¥à¯°â€¢Ì¥Ì¥Ì¥`)

  思路不太清晰,因为有点困噜。。。

  期待红心和评论呀!

  

车车预告

斯✖️潮

可能出现的画面,办公室恋情,开会以及玩具。

喜欢一些美人1,可能会有点ooc

圈子有点冷,所以自己做饭了QWQ

但没什么才艺只能写的sese的东西了...

(注意这是预告,不知道几天完成...天天上网课憋死我了)

怪物收容所·æ‘„殓篇

⚜️本篇cp为摄殓

⚜️出现尸/体,不是很恐怖,因为害怕被屏所以加了个/

⚜️能接受就看下去吧!食用愉快!

  荒芜的院子里杂草丛生,一座老旧的洋楼散发着不详的气息。爬山虎顺着墙壁向上爬,将二楼的窗户盖的严严实实,远看竟像一座植物搭建成的城堡。

  外围木质的栏杆早已变得腐烂,青苔斑驳。也许是因为这里气氛太过于诡异,它存在的20年内竟没有人敢靠近,甚至在旧街区翻新时,人们也将它排出在外。

  关于这座洋楼的传说也层出不穷,大多数都是关于原主人的失踪和他弟弟的死亡。

  就在前不久,一位富豪相中了这片地,它处在市中心,且占地面积广阔,建市场或是公园都是不错的选择。

  在准备开工的前一晚,富豪带着一些工人进入了宅子,自此一行人便无影无踪了。

  第二天,这事便闹得沸沸扬扬,几乎每个人都会对此事发表自己看法,一时间市里就人心惶惶了。为了解决这个祸患,市长向收容所发出了求救。

  一开始,这个任务是交给离此市最近的第一收容所,可就在任务发下的后一天,便有一队人失去了联系。

  于是,这个任务很快就交给了第五收容所,一个只收容B级以上怪物的收容所。

  很显然,这个宅子里的怪物非同小可,那么准备工作就一定要做足。于是在牺牲了足足第十个小队后,唯一一个幸存者终于提供了有效的情报。

  他没有看到怪物,但他仿佛去了另一个世界,一个黑白的世界。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来的,他只记得自己出来后,看到了一片没有月亮的天空。

  何塞(5级)站在洋楼前,此时的天空正被厚厚的黑云笼罩着,透不出一丝月光,废弃多年的洋楼在这样的气氛下更加诡异。

  就在他们准备进入时,同行的医疗人员黛米(3级)突然惊叫起来,“喂!快看二楼那个窗户!”黛米指着二楼被稀稀拉拉的爬山虎盖着的窗户,平时一片黑暗的窗内,此时竟然闪烁着烛光。

  众人一时间有些乱了阵脚,何塞作为带队人,在短暂的不安后冷静下来,他向大门走去,缓缓打开门.....

  宅子里充满了腐朽的气味,大厅的正中间是一架布满灰尘的钢琴。一个队员想上前打开钢琴,却被何塞赶忙制止了,紧接着,二楼便传来了一阵笑声。

  所有人立刻禁戒起来,由两个二级队员打头,走上了二楼。

  相比之下,二楼则更加富丽堂皇了,四周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副盖着红布的壁画,唯一没有盖着红布的是一对双胞胎的照片。

  众人往看见烛火的那个房间踱去,打开房门后的景象让所有人胃里一阵翻江倒海。

  满是尸/臭的房间内,堆着无数白骨,和几具刚刚出现尸/斑的尸/体。而屋子正中间的椅子上,是一个破碎的“人”。

  将尸/体和怪物全部运回收容所后,何塞他们把二楼的红布掀了起来。不是什么壁画,而是人们死亡时的照片。

  当伊索看到那几具尸/体时,他震惊于这些尸/体的完整性,他还从未见过,被怪物杀死后还如此完整的尸/体。在解剖后,他发现这几个尸/体的器官完整,没有外伤也没有中毒的痕迹,也没有窒息身亡的特征,就好像是灵魂被抽走了一样…

  伊索本来是不相信世界上有灵魂的,他一直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,直到菲欧娜的出现,他亲眼见证了她与灵魂的交谈。

  出于好奇,伊索想去看看这个怪物,这个可以抽取灵魂的怪物。

  透过玻璃窗,伊索看到怪物的全貌,如同一个破碎的人偶,像是从黑白照片里出来的,他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。他破碎的脸上有个缺口,而那个缺口,却似黑洞般深深吸引了伊索,那张脸明明是残缺的,却又那么完美。

  这才是他梦想中的入殓对象。

  所以,伊索没有听取他人的意见,坚持进入了关押怪物的隔间。他搬了把椅子,在怪物对面坐下,静静等待对方的动作,可怪物却真的像个人偶一般,一动不动,他只能感受到那双漆黑的眼眸在盯着自己。

  怪物突然笑了起来,“你不怕死吗?”

  伊索摇了摇头。

  又是一阵轻笑,“我叫约瑟夫,你呢?”

  伊索踌躇了半天,想到对方不是活人才终于开了口,“伊索·å¡å°”。”

  接着,约瑟夫起身,朝伊索走来,伸手要摘他的口罩,他抬手阻止,却敌不过怪物的力气。

  “真是一张美丽的脸啊,请允许我,为你拍照留念……”

  

 🎉 好啦,这篇就结束啦!是不是有点短啊....感觉自己写的好烂...如果有错字之类的大家尽情指出!下一篇写杰佣!

  是不是觉得这篇感情线很少?确实。因为我想写他们初遇的故事,毕竟卡尔是社恐,一下子喜欢上一个人可能有点困难,所以他们的感情线会慢慢写,而且我功底实在太差,写不出那么神的感觉,所以真的抱歉...

  

怪物收容所·äººå‘˜ç¯‡

⚜️详情见上篇预告

⚜️本篇是收容所的人员介绍,主要写了职位和工作内容,(一些写了性格,注意避雷)

⚜️食用说明:日期是进入收容所的日期,用的是生日日期,但有些角色没有官方的生日日期,所以就自己编了一个。

  æ¯ä¸ªè§’色介绍后面的括号里的句子是上级对该对该角色的评价。

  è¿™ä¸ªä¸æ˜¯çº¸è´¨çš„记录,更像是发信息。

 âšœï¸è¿˜æœ‰å‡ ä¸ªè¡¥å……,这个字体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有几个不一样,希望不要影响观感...有些角色的设定实在与实验挂不上钩,所以加了些私设。

⚜️能接受就看下去吧!食用愉快!


姓名:伊莱·å…‹æ‹‰å…‹

日期:10月31日

职位:实验人员

等级:5级

擅长:占卜

原先职业为占卜师。现在主要工作为与可以交流的怪物交流,并占卜捕捉行动的成功率。

他似乎真的有特殊的能力。

为人和善,很有亲和力。

(经常与危险等级较高的怪物相处所以要保护好他)


姓名:伊索·å¡å°”

日期:5月11日

职位:实验人员

等级:5级

擅长:解刨

原先职业为入殓师。现在主要工作是解剖死去的怪物或人,从中找到杀死怪物的方法。

性格非常孤僻,即使有危险也不愿与人相处,喜欢独处。

(尽量让他自己待在解剖室,但有危险要保护好)

姓名:诺顿·åŽè´å°”

日期:3月19日

职位:实验人员

等级:4级

擅长:矿石提炼和鉴赏

孽蜥的发现者。

原先职业为勘探员。现在主要工作是在实验室打下手,并且照看孽蜥。

(注意控制)

姓名:奥尔菲斯

日期:4月2日

职位:实验人员

等级:4级

原先职业为小说家,现在主要工作是记录怪物特征和习性。

(注意控制)


姓名:薇拉·å¥ˆå°”

日期:8月25日

职位:实验人员

等级:3级

擅长:制香

为躲避怪物而来。

原先职业为调香师,现在主要工作是在医务室打下手。

性情高傲。

(注意控制)


姓名:卢卡

日期:7月10日

职位:实验人员

等级:3级

擅长:电力,机械

出狱囚徒。现在主要工作是维修收容所的电力系统。

(注意控制)


姓名:奈布·è¨è´è¾¾

日期:7月23日

职位:武装外勤

等级:5级

擅长:格斗

原先职业为雇佣兵。现在主要工作为搜索,捕捉怪物,常携带冷兵器。

做事果断狠辣,不喜欢听指挥

(任务完成率高,可以放宽对其控制)


姓名:威廉·è‰¾åˆ©æ–¯

日期:5月15日

职业:武装外勤

等级:4级

原先是橄榄球运动员。现在主要工作是协助搜索,捕捉怪物。

乐观,单纯,不服输。

(也许他的利用价值,就是牺牲)


姓名:玛尔塔·è´å¦è²å°”

日期:4月3日

职位:武装安保

等级:4级

原先职业为空军。现在主要工作是保护收容所安全,防止怪物出逃。

有责任心。

(注意控制)


幸运儿

日期:未知

等级:2级

没有姓名的孩子,被遗弃在收容所门口。

因为多次实验中安全脱身,被称为幸运儿。

(幸运的消耗品)


姓名:艾玛·ä¼å…¹

日期:12月21日

职位:实验人员

等级:3级


姓名:艾米丽·é»›å„¿

日期:3月17日

职位:武装外勤

等级:3级


姓名:麦克·èŽ«é¡¿

日期:6月1日

职位:武装外勤

等级:3级


姓名:帕缇夏·å¤šé‡Œç“¦å°”

日期:1月3日

职位:实验人员

等级:4级

制毒


姓名:柯根

日期:10月23日

职位:实验人员

等级:5级

主要工作是记录每个收容所人员简历,分配人员调动。

  角色真的太多了,一个一个写真的要好久,所以就主要写了几个,剩下的角色会在出现时介绍一下。

  预告一下,下一篇写摄殓的故事。



怪物收容所·é¢„告篇

⚠️首先预警一下。

⚜️是较长篇小故事,可能会有点恐怖,不过日常故事会轻松一点。

⚜️抄袭scp基金会(这是可以说的吗?)其实大部分都是自己的设定,因为scp实在是太专业了,不好理解。

⚜️cp有:杰佣,摄殓,黄先,蜥勘,裘前,鸟奥,园医,空调,守囚,心患。会有非常多角色出没,基本按照游戏里的设定写。

⚜️本篇为预告,介绍一下世界观和一些设定。

⚜️能接受就看下去吧!

  科技发展迅速,但总有一些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,这些异常的情况变得越来越频繁,人类终于认识到了世界上不只有他们。

  为了减少这些异常事件对人类的损害,各个国家参与,成立了怪物收容所,专门搜索,处理,收容这些异常事件。

  收容所又相当于是研究所,各地会收容不同的危险度的怪物,并且研究它们的可利用价值或者是否可以处理。

  怪物的危险度分为:S、A、B、C、D。

  收容所人员分为实验人员和武装人员。

  实验人员分为:1~5级。

  武装人员分为:外勤1~5级;

  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å®‰ä¿1~5级。

  故事发生在第五收容所,建立在欧洲,主要收容一些危险度较高的怪物,所以这里也被称为不可踏进的禁区。

  这个收容所里大多数都是无亲无故,或看淡生死的人,他们来自各行各业,却因为各种原因或被迫或主动来到这里。

  故事就此展开。

 我想先写各对cp是如何遇到的,再说要不要写主线,不过这个题材的主线还是麻烦的,要不就写点日常和彩蛋吧!

 预告!下一篇写实验人员和武装人员的简介!

 可以蹲蹲哦,虽然我文笔很烂…

 最后是,这个题材有参考scp的百度词条,但由于不好懂所以就自己想了一些好懂的设定,这不算抄袭叭hhhh

  好啦!期待与大家相遇!下篇再见!


不一样了,但只有一点qwq

缘

#第一次写虐文。

#废物繁星即将为您服务……

#文笔不太好,见谅

#q3视角,但请不要带入正主。

#有血腥,较恐怖描写⚠️

#能接受就看下去吧!

    ç¼˜åˆ†ã€‚

   æˆ‘的父母都是佣人,所以我从小就被别人说是下贱胚子,只有服务别人的命。

   æ˜¯ä»Žå“ªå¤©å¼€å§‹æ”¹å˜çš„呢?

   æˆ‘从小和这家人的孩子一起长大,我比他大两岁。我从小就要照顾他,他犯了错,我就要挨揍,可我不恨他。

   æˆ‘恨这命运。

   æˆ‘四岁那年,母亲因为端的茶太烫,烫伤了少奶奶的手,活生生被沸水烫/死。

    ç¬¬äºŒå¹´ï¼Œçˆ¶äº²å› ä¸ºç§è—äº†ä¸€æ–‡é’±è¢«ä¹±æ£æ‰“/死。从此,我边成了孤儿。

    è¿™å°±æ˜¯è¯¥æ­»çš„命运。一个无父无母的佣人孩子,能得到什么呢,只有更多的嘲讽和羞辱。

    åªæœ‰ä»–...

    è¿™ä¸ªå®¶æ—å”¯ä¸€çš„少爷—fo,他待我如常。也许就是因为这吧我感觉自己对他的感情越来越病态了。

   çœ‹åˆ°ä»–和别的小姐说话时,会感觉很难受,连他不带我一起出去都会感觉到不安。

   å¯æˆ‘只是一个佣人的孩子,甚至父母都已经死了,竟然敢觊觎自己主人家的少爷...

   ä¹Ÿè®¸...他也有一点在意我呢?只要一点就好...

   ä»–每次出去都会给我带很多东西,全是些稀奇玩意,我真的很满足...即使第二天那些东西总是会被别人抢走。

   â€œä½ é…æœ‰è¿™äº›ä¸œè¥¿å—?”他们总是这样说。

    æ²¡å…³ç³»ï¼Œfo把东西递给我的那一刻,我就是最幸福的。

      å˜æ•…

     ä»–回来了。带着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 æˆ‘静静地站在院子里,月光照在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身上,我很想拥抱他…

     ä»–把一串糖葫芦塞到我手里,开始讲述今天的故事。

     â€œç”œå—?”他看着我笑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却还是闪着皎洁的光。

     â€œç”œ...”我的脸有些烫,好像是发烧了....

     ä»–的脸越来越近,不断放大。我感觉我似乎是发烧了,在他吻上来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 æˆ‘可以听到自己慌乱的心跳。

     å¯ä»¥...把这个吻再加深一点吗…

     ä»–离开了,笑着说“真的很甜。”

     å¯..这才是噩梦的开始。

     åŽé¢çš„日子里,我们缠绵了很久,一开始,只是简单的亲吻,再后来...

     ç›´åˆ°é‚£å¤©ã€‚

     è€çˆ·æŠŠæˆ‘叫了过去。

     æˆ‘被打了很久,直到他打不动了。

     ä»–似乎还不解气。

     ä»–要杀了我。

     æˆ‘看着那把平时砍在菜上的刀,狠狠向自己砍来

     â€œå’šâ€”——”头掉在地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æˆ‘死了,也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 è€çˆ·æŠ“着我的辫子,拎起我的头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 æˆ‘看到fo了,他被很多人拉着。

     æˆ‘想和他说话,可声带被砍断了。

     æˆ‘想朝他微笑,可脖颈的疼痛让我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  æˆ‘真的死了吗?   

     è€çˆ·æƒ³è®©ä»–忘了我,可他似乎是疯了。天天只是抱着我的头说话。

     æˆ‘只是看着他。什么都干不了。

     æœ‰å¤©è€çˆ·è¯·æ¥äº†ä¸€ä½é“士,希望可以帮fo去除记忆。这道士施法施了两个时辰,出来就信誓旦旦地说fo什么都忘了。

      æˆ‘怎么会相信....

      å¤±é­‚落魄的fo,结婚了。

      å’ŒæŸä½å°å§ã€‚

      æˆ‘看完了整场婚礼。

      è€çˆ·è¯´â€œé‚£ä¸ªå¤´è¿™ä¹ˆä¹…了,竟然还没腐烂,一定是中了妖术了!赶紧去埋了!”他怒吼着。

      å°±è¿™æ ·ï¼Œæˆ‘被埋在了土里。

      æ¼†é»‘一片。我满脑子想的都是fo。

        ç¼˜

       å…‰æ˜Žã€‚

       ä¹…违的阳光。

      â€œè¿™æ˜¯å¤šä¼šå„¿çš„头颅啊!居然还没用腐烂!!”

      ä¸€ä¸ªäººæƒŠå–œåœ°è¯´ç€ã€‚

      æŽ¥ç€ï¼Œæˆ‘就被送进了一个博物馆。

      å‘¨å›´çš„环境非常陌生,不知道是过了几百年了..

      æˆ‘就这样被关在玻璃箱里拱人观赏...

      è¿‡äº†è¿™ä¹ˆä¹…,居然还是逃不过服务别人的命运

      æ¥æ¥å¾€å¾€çš„人群,无尽的闪光。

      æˆ‘看到了他—fo。

      ä»–的手拉着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  â€œæ€Žä¹ˆäº†ï¼Ÿé‚£ä¸ªå¤´..?”那女人娇俏地问着。

      â€œæ²¡ä»€ä¹ˆï¼Œæ„Ÿè§‰å¾ˆç†Ÿæ‚‰ã€‚”他说着。

      æžœç„¶ï¼Œæˆ‘和你...还是有缘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




结束啦!期待红心和评论!

我知道最近出了挺多事了……但我大概19年末入的坑,去年开始写文,看这个标签渐渐有人,人多了…所以啊...还是舍不得。

   

双人

🔸我活了!!

🔸本篇小甜饼是根据fq双人挑战,想出来的日常(自认为的...)

🔸好久没写了...没什么感觉请见谅😭(很短)

🔸那我们开始吧!!

    å½“听到q3邀请fo录双人挑战的时候,fo是非常乐意的,毕竟可以蹭热度,还随便更新一下确实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ä»–们一直在失败,也许是因为网络延迟,也许是因为配合不默契。不过长期给q3做视频的fo知道,以q3的尿性,这个操作做不成之前,他是绝对不会休息的。

    ä»–们从上午就开始录了,一直到晚上还没有成功,中间q3曾调笑地说:“你要是来我家延迟一定就小了吧。”fo也跟着笑,“大过年的,跟你去见父母?”气氛安静了一下。fo有些尴尬地说“开玩笑呢…”q3却突然笑了,“有机会吧😌”

    fo愣住了。

    åŒ–兴奋为动力,他们成功了。“woc!!!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成功了啊啊啊!!啊哈哈哈哈哈哈!”“艸q3你能不能小点声啊啊啊!!!”(两人发疯ing)

    â€œè°¢è°¢ä½ q3,我昨天只睡了三个小时。你知道我昨天怎么剪的视频吗?”

    â€œä¸å®¢æ°”,下次继续。”

    â€œçº¢åœˆé…ä¸Šæ¨ªæ ï¼ˆå¤ªé˜³ï¼‰â€

    fo微笑着打着字,突然想到q3说的...

    æœ‰æœºä¼šï¼Ÿ....

    â€œä½ é‚£å¤©è¯´çš„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â€œmaybe。”

    è‰¸ï¼Œmaybe。

 

写完了...对不起,没什么灵感了....就看个乐呵吧。

很短因为我有点忙,等过两天弄个大的!

谢谢观看!!!!我是废物繁星!!!

期待红心和评论!!!

被🍎了3次。。。

微博:ETLYZD